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临时工转正的条件
临时工转正的条件

临时工转正的条件


  七月,虽然才七点多,太阳已经不要命的将火焰洒落下来,整个云峰市就如 一个蒸笼,要将地上的人全部烤熟一般,柏油路许多地方出现融化的迹象,仔细 看去,连空气都有了一丝不寻常的扭曲。

  一个一米八左右,高大帅气的年轻人在马路上疯狂的奔跑着,时不时弯下腰 扶住膝盖大喘几口气,然后继续奔跑。

  年轻人便是我是云峰市招商项目科的编外人员,说白了就是现在时下很流行 的政府部门临时工,做的是编制内人员的辛苦工作,拿的是编制外人员的低工资, 做出了成绩是编制内人员的功劳,而一旦出了事,当然由我们这种人员来顶包。

  根据当初参加工作时局领导,那位项目科孙主任的说法,我们这种编外人员 如果工作努力做出业绩,是有可能进入编制内的。

  我在乡镇中学里教书的父母倒是托了一个所谓的熟人,母亲十余年前曾经教 过和资助过的一名学生帮忙,那学生现在在市文化局工作,声称他有关系可以往 招商局里面递条子把我转到编制内去,为此我的父母先后往那学生手中塞了好几 万块钱的打点费了。

  今天,就是谜底揭晓的日子,为了省下十几块的费的我努力的跑着。

  一年前报考招商局公务员的时候,局里预备有四个科员编制公开向社会进行 招聘。我当时在进入面试的八个人之中笔试排在第二名,面试只要不是太差,肯 定是可以稳进编制内的。

  以我的本科学历,过了公务员考试那关就应该是科员身份了,偏巧云峰市市 政府在那当口换了新一届领导班子。新领导班子响应国家号召对所辖各部门进行 精减,我们这批人不尴不尬地还没有能进入编制就被直接精减了下去。

  我一度想另找别的工作,但是父母死活不让,尤其是知道他们已经送了三四 万的礼,就更没有办法走了,只能苦熬苦等,等那该死的编制下来。

  我现在属于云峰市招商局项目科三组,直接上司是项目科的科员秦亮,也就 是去年和我们一批八人之中,唯一托了关系在公考之后就得以进入体制内的那位。

  秦亮和我去年一起参加公务员考试,当时秦亮的笔试成绩排在第七,远不如 我的第二名,但他后来进入了体制,而我只做了一名编外人员。

  这一点小小的差别,就是天壤之别,现在秦亮是我的直属领导,我的工作由 秦亮来具体安排,工作绩效也由秦亮来考核,如果他对我不爽,甚至可以建议招 商局领导开除我,当然,如果他对我的工作特别满意,是可以向局里推荐我转成 正式编制的。

  因为项目组工作的特殊性和人员组成情况,我们这个项目三组和其他两个项 目组一样,并不在招商局老楼里面办公,而是在分别在外面借用挂靠公司的办公 地点办公,项目三组借用的就是云兴商贸的办公室。

  这是一个面积大约九十平米左右的独立办公室,外间大办公室里坐着六名办 事员。然后是一间会议室兼会客室,最里面那间是项目三组组长秦亮的独立小办 公室。

  我一走进门就去寻找周小洁的身影,但是他又失望了,除了正在打扫卫生的 郑颖跟整理文件的赵磊,他没有看到任何人的影子。

  「颖姐,有看到小洁吗?」我淡淡问道。

  「啊~~,小洁啊……。」郑颖跟旁边的赵磊对视了一眼,看向我,「没有看 到呢,她父亲不是住院了吗?」

  想到小洁父亲的病情,我叹了口气,真是难为她了,也不知道手术费凑齐了 没有,心里十分烦躁,我没有进门,一边掏出烟一边默默地顺着楼梯向上面的吸 烟区走去。

  「小骚货,你的乳头越来越敏感了。」

  「嗯~~还不是你,啊~~这几天这么坏,呜~~快点啦,啊~~要是被我知道就麻 烦了!」

  「嘿!有什么麻烦的,那个傻子,都操了你好几天了,他还以为你在给你父 亲陪床呢,骚货,舒服么?」

  「不要这么说他,啊~~舒服~~我的乳头好看么?」

  「好看,还是粉红的,真他妈好吃,哦~~以后就跟了我吧,保证你穿金戴银, 吃香喝辣。」

  「不行啊,人家,啊~~都跟他好了四年了,啊~~坏蛋,吃的人家奶头,呜~~ 好舒服……。」

  我站在楼道转角,木呆呆的看着上方吸烟处,披散着长发的制服少女被一个 五短的矮男人压在墙角,骚浪的低声淫叫着,长发间,瓜子般的小脸蛋染上了一 层火热的绯红,有些狐媚的眼睛半开半合,挺翘的小鼻下,樱红的小嘴露出雪白 的贝齿……

  烟卷掉到了地上,轻微的声音并没有引起狂乱中的男女的注意,我一米八的 健壮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不是幻觉!

  美丽的制服少女是自己相处了四年的女朋友,周小洁!男人,是自己的顶头 上司,秦亮!

  看着那恶心的家伙将小洁压在墙上,那对C 罩杯,只有自己把玩过的浑圆雪 白的大奶被一双胖乎乎的大手捏的变形凸起,红嫩的乳头被左右反复的吸入口中, 听着两人淫乱无比的对话,我觉得自己要暴走了……。

  「啊~~你,不要摸那里,坏蛋,这是早上,啊~~阿斌转正的事情,呜~~你, 你办的则么样了?」

  「好了,放心吧!孙主任亲口答应我的,唉,我父亲那里可是牺牲了不少呢, 为了那傻小子,值吗?转正可是只有一个名额的。」

  「好老公,你让人家怎么谢谢你啊,不仅替洁儿垫付了手术费,啊~~还帮阿 斌转正,呜……。」

  「怎么谢我?你说呢,嘿嘿!」……

  父母殷切的期盼,妹妹鼓励的笑容,跟小洁疯狂过后她说愿意为我做任何事 的诺言依旧在耳边,刚要喊出口的声音被生生憋回了肚子里,攥的青筋暴起的手 渐渐松开……

  秦亮的手将小洁黑色的筒裙慢慢掀起,从下面看去,修长的大腿显得格外笔 直而浑圆,大学里那个高傲如公主,对任何有不轨想法的男人都嗤之以鼻的女孩, 仅仅不到一年,此刻却主动的将她的玉腿分开,任由她黑色的内裤裸露,任由一 个恶心的酒糟鼻男人将他肮脏的手伸进神秘的三角地带。

  「啊~~坏蛋,呜~~坏人啊,你,啊~~不要再摸啦,快,快一点吧,时间,啊 ……。」

  「嘿嘿,骚水都流满了。」秦亮将在小洁的腿间肆虐的手抽出,指头上那闪 着晶莹的淫液在阳光下显得如此刺眼,「换你来服侍哥哥。」

  「大坏蛋!」小洁低喘着,拢了拢头发,风情万种地瞟了秦亮一眼,就这样 裸露着奶子跟下体跪倒在了秦亮的胯下,很是熟练的解开了秦亮的腰带,掏出了 他黝黑恶心的鸡巴。


  她要做什么?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四年时间不长不短,他虽然跟周小洁尝试 过很多体位,但是因为小洁的洁癖,她从来没有给他口交过,甚至看都很少看他 的鸡巴,现在竟然给一个自己厌恶的人……

  她扶着秦亮十五公分长短的鸡巴,我吮吸了无数次的小巧香舌,轻盈地扫过 两颗漆黑的睾丸,轻轻卷动,同时抬起俏脸,很是骚媚的看着秦亮,似是要他充 分欣赏身下美女的丑态,卵蛋渐渐濡湿,小舌一路向上,在黝黑的鸡巴上来回舔 舐。

  刚刚张开小嘴要将龟头吃进小嘴,秦亮已经喘着粗气,迫不及待的将鸡巴插 进了她的秀口之中。

  「啊~~爽,真爽,小婊子,太,啊~~太他妈爽了,嗯~~用力,用力舔,用力 吸……。」秦亮抓住小洁的后脑,黝黑的鸡巴拼命的在她的小嘴里搅动,噗噗的 声音,就如在操穴一般,尖尖的下巴很快被带出的唾液濡湿,小洁呜呜的叫着, 眉头紧锁,显得有些痛苦,但是她修长白嫩的十指却抱着秦亮的屁股,不顾一切 的将鸡巴往口中吞……。

  我的看的又是屈辱又是心疼,心里满满的都是愤怒,却只能看着自己娇甜可 人的女友被上司玩弄……。

  「呜~~你,你今天怎么这么久,啊~~大鸡巴要把把人家的小嘴都干爆了,快 一点,快嘛,啊……。」

  「谁让你昨天晚上那么骚,妈的,小骚逼把老子的精液都榨干了,今天当然 就持久一点……。」

  「那~~啊~~那以后就把你的精液都吸出来,让你,啊~~让你再做坏……。」

  「这个女孩真的,真的是小洁吗?那些淫秽的字眼,是从她口中说出的吗?」 我颤抖着身体,看着上边五米处,那个含着男人肮脏的生殖器啧啧吮咋,疯狂的 揉捏挤压男人卵蛋的风骚而绝美的女孩,一时竟然有种做梦的感觉,喃喃自语着, 「这些天,你晚上不是去陪你父亲吗?难道,难道你竟然一直跟这头肥猪睡在一 起……。」

  我不敢想下去了,想到自己每夜担心的女子,一边娇柔的给自己打着电话, 雪白如天鹅的身体却被一头肥猪压在身下,疯狂的蹂躏抽插,他不想承认,但看 着两人大白天就能这样肆无忌惮的在楼道苟且,可见晚上,我感到要崩溃了,不 敢再想下去。

  「啊~~小骚逼,这样就想让我出来吗,休想!」秦亮将小洁拉了起来,重新 压倒墙上,黑色的蕾丝内裤被扯下,黝黑的鸡巴顶在了鲜红娇嫩、饮水淋漓的蜜 缝之处,小洁张大了小嘴,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手臂长腿紧紧地缠住了身前 的胖子,一副陶醉而又忘我的神情。

  「嗞~~噗……。」伴着小洁悠长的呻吟,那处让我流连忘返,把持了几年的 神秘地带,就在他的眼皮底下被另一根阳具插入了,胖子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心 思,刚刚插入就是一阵疯狂的捣弄,穴肉翻卷浪水直流。

  「坏,啊~~坏蛋,轻一点,轻~~啊~~,太深了,啊……。」秦亮狠狠的一插 换来了小洁无法压抑的忘我的浪叫呻吟,「坏蛋,弄死我拉,啊~~我,我刚才叫 的很大声吗?」

  「嗯,还好,哦~~好紧,真不知道,啊~~他这几年怎么,啊~~怎么开发的, 小逼竟然还是这么紧,嗷~~便宜哥哥我了……。」秦亮抱着小姐的翘臀奋力的抽 插着,每一下都把龟头完全抽出,然后用力的顶到根部,甚至连小洁的身体都顶 了起来。

  「什么,啊~~什么还好嘛,人家是说,啊~~有没有人听到,啊……。」

  「放心,这栋楼,嗯~~至少有一半人听到了,没关系,憋死他们,哈哈。」

  「讨厌啦~~啊~~你让我跟阿斌以后怎么在这里呆嘛,快,快点,啊~~都八点 多了。」

  「好办,叫两声好听的。」

  「老公,老公……,啊~~老公的大鸡巴,啊~~操死小洁啦,人家好想让老公 的大鸡巴天天操,啊……。」

  「我的鸡巴操着舒服,还是那傻子的干着舒服。」

  「是,啊~~是老公干的人家更舒服,洁儿喜欢让你操,啊~~快,啊~~快点, 啊,我要,要……」

  「我干~~,啊~~这么紧,啊~~夹死了,啊,爽……。」

  胖子秦亮的衬衫完全被汗水浸湿,胖脸因为苦忍着即将来临的高潮而变了形, 小洁无力的瘫软到了他的身上,如同柳絮一般被上下挺动,尽着最后的努力快速 而大力的草干着身上如仙子般的美人儿……

  我木呆呆的看着两人的交合处,似是麻木了一般,看着那根黝黑的东西在自 己女友的小穴里疯狂进出,带出一蓬蓬的淫水,楼道里充满了肉体撞击的啪啪声、 粗重的喘息声以及小洁压抑无力的喊叫声。

  「来了,我,啊~~我要来了……。」

  「别,啊~~别射进去,今天不安全,啊……。」

  「就是要射进去,射死你个小骚货,嗷!」

  「你,啊~~呜呜~~好烫,啊~~老公,死了,死了……。」小洁的嘴张的很大, 身体颤抖着却无法发出一丝声音,似是灵魂都被那潮水般的精子所淹没,一浪接 着一浪,胖子每抽搐一下,小洁的身体便颤抖一下,两人淹没在了仿佛无止境的 高潮里。

  「结束了吗?」看着浑身抽搐的胖子湿漉漉的卵蛋不住的收缩,像高压水枪 一般将一股股的精液射进了小洁儿那洁白如玉的身体之中,我感觉自己真的麻木 了,看着胖子将鸡巴拔出后,从小洁嫩红的孔洞中如洪水般冲出的白白黄黄的粘 液,竟然感受不到一丝怒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