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侠女失身记
侠女失身记

侠女失身记

「啊……」伴随着一声高昂的呻吟,少女柔若无骨的纤滑细腰紧紧箍在他的
-身上,把一对椒乳紧紧地贴住他的胸肌,阴道内一阵火热的痉挛、收缩,圣洁深-
邃的子宫射出一股股淫滑粘稠的阴精……-
-
  「结束了么?」云逸喃喃自语,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感觉。看着脚下如软泥
-一般的甜美少女,或者说——是女人,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
  还是要回到三个月前,圣教的一个弟子被杀。虽说「人在江湖,哪有不挨刀」-
然而这个弟子却被割去下体,赤裸裸的挂在了树上。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了,不知
-从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群女子,号称「七仙女」,专找各地的淫贼下手,被抓住
-的,无一例外都被割去下体,抛尸荒野。圣门中人一向行事不羁,更有不少专职-
或者兼职采花,落得这样的结果,也只能说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然后这-
「七仙女」后来却不知为何专拣圣门弟子下手,若是被擒或者被杀,都难逃如此-
命运。-
-
  这「七仙女」虽然可恶,但是功夫却一个赛一个的好,即使是单打独斗,除
-了只懂一点轻功的沈静芸之外,就仅能与老五颜落梅打个平手。当然,以轻功逃
-命的话,云逸自问武林中能赶上自己的只怕是屈指可数。云逸在「七仙女」所在
-的珑峰山庄整整盯了她们三个月,在找到了每一个人的性格和生活规律之后,开
-始了他的报复计划。七月初三,李玉清,「七仙女」中的老三,被挂在后山一株
-桦树树顶,身上伤痕累累,下体插着一根硕大粗糙的木质阳具。七月十一,赵凤
-云,「七仙女」大姐,同样是一丝不挂的被长长的钢钉钉死在山庄照壁上,摆成
-一个淫荡的「大」字。七月十九,凌凤,「七仙女」老四,晚上在屋里洗澡洗了-
两个时辰,当众人发现情况不对冲进屋里的时候,却见整池的热水竟被她的血染-
成了红色。七月廿六,张若琼,「七仙女」六妹,在山顶的「玫瑰园」中被发现,
-下体插着大把的玫瑰刺茎。八月初二,赵柔媛,「七仙女」二姐,被捆成一个圆
-球,吊在钟楼之上。而这几个被奸杀的女人无一例外的眼眶深陷,皮肤紧皱,一
-看就知道被采补至脱阴而亡的。-

-  终于不堪压力的珑峰山庄顷刻间烟消云散,颜落梅带着七妹,同时也是她表-
妹的沈静芸,连夜逃往湖南家中,家中虽然高手不多,但终究是大家望族,任谁-
也没法再这么多人中全身而退。然而当她逃到这个孤单的小庙里的时候,她知道
-也许今天晚上就是她的终点,即使明天就能回到家中。但她现在要做的是安全的-
过晚这一晚,于是半夜的时候发现那个索命的男人到来的时候,便装作上当去追-
踪那个她自己也不相信的敌踪,让她亲爱的表妹独立在庙里等待,期望能用她妹
-妹的命为她争取一天的时间。然而她终究没有逃过这一劫,她在外面呆了整整半
-晚,在她认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时候回到庙里。但她没有看到她的妹妹,没有看-
到她预想中的样子,只看到一个等待她的男人。-

-  娇躯赤裸,双腿张开几乎成了一条直线的颜落梅靠坐在弥勒像前的供桌上,-
双目微闭,脸上淡淡的微笑似乎还在享受高潮之后的余韵。正对大门的蜜穴中仍-
然汁水淋漓,不时还能涌出一股股的粘稠阴精,白皙的大腿根部大片的落红告诉-
人们这个姿势无比淫荡的女人在不久之前还是个处女。只是从眉心的一丝几乎看
-不见的黑线可以看出,这个妖艳的处女竟是被采补致死。即便如此,沈静芸在看-
到的时候,似乎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只是静静的跪下来,为她默默的祈祷了一-
会。
--
  「出来吧,我知道你还在。」淡然的眸子里看不出一丝情绪的波动,只有一
-滴晶莹的泪珠似乎为她的表姐悲痛,也为自己即将到来的遭遇表示一点点的哀悼。-
云逸知道自己并没有露出一点的形迹,但他还是走了出来,他从未见过如此清澈
-的双眼,没有一点杂质的双眼,似乎也能看透一切的心思与诡计,直到他的心里。
-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晶莹剔透如同水晶一般的眼睛。-
-
  「你是魔教中人,是吧?为了复仇?也许吧,不过更主要的,是你的出师之
-战。对不对?若是复仇,派上几个高手,便能把我们一锅端了,哪用这么费事。
-魔教果然是魔教,若想出师,便要完成一个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也很好奇
-你们这些人出师之战的成功率有多少?算了,也许我没有机会知道了,反正这次-
你是成功了。只是……一会麻烦一下,埋了我好吗?坑,我已经挖好了。呵呵,
-这个地方风水还不错呢。」沈静芸似乎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然后就静静
-的跪在地上,等待着男人的侵犯,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
-
-  「真是冰雪聪明,省得的再费手脚了。」看着跪在脚下的女孩,云逸居然有-
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但这并不影响接下来的事情:「那你也准备好下面的活动-
了吧。」-
-
  「我想……」似乎迟疑了一下,却继续说到:「我还希望我在这最后的时间-
里,能不那么痛苦,也许是我的奢望吧,但是如果有女人的配合,你会不会更舒-
服一些?」云逸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这个聪明的女孩,怎么提出了这么一个听
-起来傻傻的要求。难道他不知道冲动中的男人是不会接受女人的任何意见的吗?
--
  灵巧的双手微动,已将云逸的裤带解开,露出已经怒目而起的阳具,上面还-
挂有一丝属于颜落梅的鲜血。沈静芸知道,过一会儿,她的处子之血也将浇灌在-
这个巨物之上。轻轻的拢了拢头发,樱唇轻启,将面前巨大的肉棒吞进口中。云-
逸感到下体被温暖湿润的小嘴包裹,这个纯净如水的少女此时看起来竟是那么的
-妖艳动人,马眼不时被几颗牙齿轻刮,巨大的快感充斥神经。若不是精通观女之
-术,云逸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带给他巨大的快感的女人居然还是个处女。
--
????「真是乖巧。」云逸看着用力吞吐的少女:「继续吧,淫荡的处女,如果想
-得到你希望的,还要加把劲啊。」双手按住沈静芸的脑后,腰身用力,却是一下
-子将整个阳具深深的插入了沈静芸的口中,沈静芸一声闷哼,眼泪一下子涌了出
-来。-

-????「我还以为你只有一幅表情呢。」云逸丝毫没有停顿,巨大的阳具不停的冲-
击着沈静芸的小口。即使如此,沈静芸仍然尽力将阳具吞向更深的地方,聪明的
-她已经知道如何让自己和对方都更加舒服。-

-????「天生的小淫妇!」云逸也觉得不可思议,抽插的节奏渐渐加快,愈插愈深-
几乎每一下都探到了沈静芸的喉内深处,但从舌尖那灵巧的感觉,已可确知沈静-
芸愈来愈熟练,欲火愈来愈旺、阳具愈来愈硬,这样抽插得几十下,云逸竟有了-
射精的冲动,他按紧了沈静芸的头,一股灼热粘稠的阳精喷薄而出,将沈静芸的-
小口塞得满满。
--
  喘息了一会,云逸睁开眼睛,只见沈静芸眉目含春,微微的泪痕混着嘴角的-
白腻,尤显诱人,不由心怀大畅,伸手轻沈静芸柔顺软滑的秀发。毕竟是第一次,-
沈静芸花了好长时间才将阳精吞咽下去,静静起身,解开腰间的系带,湖绿色的
-长裙从身上滑落,露出姣好美妙的身段,纯白的肚兜包裹着高耸的双峰,细腻顺
-滑的大腿紧紧的绞在一起,没有一点缝隙。阻止了沈静芸继续的动作,示意她将-
自己的衣物脱去,露出略显单薄的身体。-

-  若是正面对敌,云逸的功夫并不够看,但自从修炼了那两位同归于尽的淫贼-
遗下秘籍,却显出意外的好处来。现在的云逸的轻功若是自认第二,怕是没人敢
-认第一了。另外一本销魂魔手,凡是被他双手碰到肌肤的女人,不出一会,便会-
欲火焚身。
-
-  双手覆上雪白的双肩,感受着玉人微微的颤抖,云逸轻轻抚摸着绝色少女娇-
美如玉的肌肤,真是美人如玉,沈静芸在这姐妹里岁数最小,皮肤也是最好的一-
个,还拥有超越年龄的傲人双峰。除去了身上最后的遮蔽,一双诱人的美肉暴露-
在空气之中,峰顶上一点嫣红,展示着处女的魅力。
--
????随着云逸的双手不住游走,渐渐地游向沈静芸那高耸娇挺的玉乳峰顶,沈静
-芸感到一团火热在自己玉嫩的肌肤上滑动,所过之处都留下一阵阵酥痒。美貌清
-纯的少女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呻吟。翘挺高耸的处女椒乳,在云逸-
的一双手掌下急促起伏,变换着各种形状。
--
????这样亲密的接触令她丽靥通红,浑身上下的肌肤都透出一股娇艳的红色,散
-发出淫靡的处女香气,似乎已经准备好了接受采摘。而云逸却毫不罢休,他抚摸
-着沈静芸只容一握的纤腰,划过平坦健美的小腹,渐渐地移向少女那神秘圣洁的-
玉腿根部,贴着温热的肌肤伸进沈静芸美丽的玉体上最要害的所在。随着一股火-
热的气息覆盖上来,沈静芸突地浑身抖颤,竟是小泄了一回。
-
-????「真是敏感,」云逸举起满是淫水的手指,伸进她的樱唇,「好好尝尝你自
-己的味道。」略带薄腥的淫水还含有一丝清凉,沈静芸仔细地舔舐云逸的指头,
-柔嫩的舌尖划过,带走了属于她自己的阴精。-
-
  他的手继续在少女的滑嫩桃花源中挑逗着,嘴也含住梅沈静芸嫩红的花蕾吮
-吸,从未被异性碰触过的稚嫩花蕾早已挺立,沁出甜美的汁液,圣洁桃源在男人-
的挑逗下,涌起不住一波又一波的肉欲狂潮,娇俏可爱的瑶鼻不住呻吟,雪白的-
玉体不住蠕动,洁白翘挺的雪臀,随着云逸大手的抽动而微妙地起伏,划出一道
-道炫目的弧线,偏偏此时又听到身旁男人的声音,更羞的沈静芸无地自容,内心
-中却有股火热在一遍遍游走周身,香汗淋漓的身子充满了动人的红晕,少女芳心
-中仅有的一点娇羞,早已被那销魂蚀骨的快感逐渐淹没。
-
-  「不要折磨我了。」少女终是忍受不住云逸的魔手的侵犯。娇声求饶,「给-
我,给我吧。」-

-????云逸似乎并没有决定就此放过怀里的少女,「给你什么?你不说清楚我哪知
-道。你早说嘛,都这样了我什么不能给你?你到底要什么啊?」宽厚火热的手掌
-仍然紧紧的贴着少女的私处,拨开柔嫩的阴唇,食指刚一进入,就感到层层叠叠
-的软肉紧紧的裹住手指,轻刮肉壁,感受着少女的紧致。-
-
????「唔" 啊——」发出一声抑制不住的长吟,沈静芸又小泄一回,甬道深处涌-
出的一股股花蜜滋润着早已润湿的花园。指尖再探,触到一层略带弹性的薄膜,-
果然还是处女,云逸感到暗暗好笑,江湖无数侠少追捧的「七仙女」,竟然只有-
两个是处女,其他人非但不是处女,而且还在其中几人的屋里找出了花样繁多的-
淫具,而已柔术著称的赵柔媛在他闯入的时候还被自己的长鞭紧紧缚住,没有一-
点反抗的被擒。这个沈静芸也是如此敏感,未到正戏,便泻了一次又一次,加之
-处女膜薄之又薄,破身之时怕是一点疼痛也感受不到。-
-
  「求求你了!给我吧!」纯洁的少女那堪如此挑逗,身体源头的欲望让她无
-法自拔。少女却谨守着最后一点的尊严,泪珠滚滚而下。云逸就像个不解风情的
-男人,仍然在笑嘻嘻的问:「给你什么啊?怎么给你?」少女的矜持与如火的肉-
欲让她几乎崩溃,银牙紧咬,呻吟不绝却再也不去求身上这个可恶的男人。-

-  云逸也不禁佩服这个意志坚定的少女,慢慢的抬起少女的臀部,将硕大的阳
-具凑了上去。感受到下体的火热,少女的娇躯微微颤抖,虽然仍是处女,但耳濡
-目染,也知晓了一些男女之事,只是理论终究是理论,不如自己的经验来的真实。
-二姐说破身只要前戏做足,便不会太疼,大姐却说她被强奸破身却是疼的死去活-
来。然而此时她却没有时间去想到底是疼还是不疼,因为马上就要亲身感受了。
--
  「啊" 啊——」少女的眼泪喷涌而出,「错了!错了!」此时看到男人的笑-
脸,觉得是那么可恶,他竟然让自己受这么大的痛苦,几位姐姐也只是讨论过,
-并未如她一般亲身感受。笑嘻嘻的男人看上市那么的可恶,更可恶的还是他说的-
话:「没错,这么美丽的处女哪能不好好享受一下呢,这么紧致火热,小静芸,-
你的菊花是极品呢。」后庭如同被撕裂一般,一根巨大火烫的肉棍将自己顶的喘-
不过气来,身体微动甚至于呼吸,都会让自己疼痛难忍。云逸还算怜惜身下的少
-女,并未恃强而动,直到少女疼痛渐轻,才开始徐徐抽动,即使如此,也让少女
-眉头紧锁,面颊泪痕已干,眼眶中却仍蓄满泪水,让人爱怜。仍是疼痛不已,渐-
渐的也有一些快感。
--
  痛并快乐着,也许就是如此吧,羞涩的少女慢慢的适应了云逸的动作,竟开-
始胡思乱想。没想到姐姐们都不敢尝试的事情她竟然在仍是处女的时候就享受到
-了,还弄的这么彻底。下一步他就该破掉自己的处女身了吧。只是,自己已经这-
样了,还算是处女吗?不过不管现在算不算,一会肯定就不是了。一会破身的时-
候还会很疼吗?是会轻一点,还是会更疼?还是好疼啊,这个蛮牛,看他一开始-
那么不着急的调戏我,现在怎么这么野蛮,就不能温柔一点嘛。嗯,怎么忽然不-
动了……
--
  「啊——」突如其来的火热阳精灼烧着少女的神经,后庭鼓涨温软的感觉冲
-刷全身,让她提不起一丝的力量。再次射精的阳具终于小了一圈,慢慢的抽出少
-女的后庭,白色的精华也随之而出,从雪白的后臀流至大腿内侧,与少女本身的
-阴精融合交汇。-

-  终于要来了吗?少女的花园终于迎来了盼望已久的阳具,前戏已足,刚刚射-
完但却依然巨大的龟头并未在外流连,便直接拨开草丛,钻入了滑腻的泉水流出
-的源头,刚一进入,就感到四周的肉壁迎了上来,舒适的感觉让云逸直想就这样-
好好再射一回。赶紧守住心神,慢慢的向花园深处插入。-
-
  少女眉头微皱,虽然这样不如后庭那时的疼痛,但那毕竟是一下子就突入进
-去,现在慢慢的被撑开,似乎感觉到自己在被一点点撕裂,比后庭火辣的疼痛更
-有一种难熬。不经意间阳具已经行至尽头,却尚有一寸余长留在外面。
-
-????「小静芸啊!」耳边传来男人的低语「你的处女膜呢,什么时候破的身啊」
-男人戏谑的话语中似乎还包含着一丝愤怒,本以为是处女,插入之后却发现被骗
-任谁的心情也不会好。
-
-????「我,我没有。」少女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我真的还是处女,我没有跟过别
-的男人。」少女粉嫩的皮肤上沁出豆大的汗珠,与泪水淫水交织混杂,她的心也-
一样混乱,她肯定自己从来没有与男人接触,腼腆的她连姐姐们轻微的淫戏也为
-恐避之不及,又怎么会失去少女最重要的东西呢。
--
????云逸却没想到在这淫乱的姐妹中还会有人把贞洁看的如此之重。颜落梅虽然
-也是,但她只是出道尚晚,还没见到顺眼的男人破去自己的处女之身。眼前的沈-
静芸看上去却是把处女之身看的无比重要。只是云逸心中还有点疑惑,怎么刚才
-当她知道会被自己强奸的时候却没有显出一点的惊慌?-
-
  「好乖乖,你刚才还是处女啊,只是被我拿走了。」云逸当然知道沈静芸的
-处女膜薄的几乎一碰就破,若不是提前知道,也是根本感觉不到的。这么薄的处-
女膜,稍微剧烈点的运动也会将膜撕碎,能在今天看到,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破天荒的给沈静芸上了一堂生理课,终于让沈静芸相信自己的处女是给了眼前的
-男人。-
-
????沈静芸报复似地努力逢迎,似乎要发泄刚刚经受的阴郁。一个已经敞开了心-
扉的少女怎能在一个老手的冲击下坚持,少女在云逸不断的冲击登上一次又一次
-的高峰,释放出保留了近二十年的少女精华,云逸也没料到这个敏感的少女会如
-此大泻特泻,丰厚的处女元阴瞬间充满了丹田,云逸一边加紧运功,一边仍然不
-停的冲刺,沈静芸在几乎没有间断的高潮中晕厥昏迷,虽然昏迷,蜜穴中却仍然
-不断收缩。让云逸也无法把持。
-
-  「动手吧,我不怨你。」只是短短的晕厥了一下,高潮之后的沈静芸还是无
-力的躺在地上,但又恢复了那个淡然的样子,经历了高潮与采补的双重冲击似乎-
一点也没有影响她的心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会是这样的结果」-
似乎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们杀过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大几十了,现在-
就算还回去吧。」
--
  「不过这种滋味还真是舒服的很啊,我现在知道姐姐们为什么会如此痴迷,-
谢谢你再我最后的时候让我享受到这世界上最快乐的事。」-
-
  「你真的不怕死吗?」云逸从未见过面对死亡如此平淡的少女,同样不可否
-认的是,她在他的心里似乎在这短短的一会就占据了一块位置。
--
  「难道你会放过我吗?‘七仙女’全军覆没,看过你相貌的人,你能容我离-
开?」沈静芸似乎看透了一切,「怎么能不想活呢,问题是,这要由你来决定」-
少女嫣然一笑,清晨的黎明似乎在瞬间就照到了这个小庙之中。云逸忽然发现,
-从一开始,他就被这个叫做沈静芸的少女俘虏了,他所走的每一步竟然都是由眼-
前看似柔弱的少女所控制的。而最后的那个微笑,则是她最后的底牌,也终究让-
她,活了下来。
-
-  「既然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云逸将少女抱了起来,
-「你赢了。」虽然被人算计了,云逸却没有一点的不满,甚至仔细的为少女穿上
-衣服。
-
-????「你知道吗?」少女的低语伴随着淡淡的幽香:「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
上你了。小逸。」云逸几乎不敢相信,这个刚才在身下婉转呻吟的少女,竟是十-
年前自己拼死护卫的那个心中的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