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粗大抵在我新婚妻子的口上
粗大抵在我新婚妻子的口上

粗大抵在我新婚妻子的口上

在我的注视下,爱德华粗大的阴茎抵在我新婚妻子那未曾开垦过的的处女阴道口上,慢慢地,慢慢地一点点像里面插。随着大鸡巴的一点点深入,艾比的阴道和嘴巴同时一点点张开了。由于疼痛,她的身体有些蜷缩起来。
-  “哈,这可是真正的处女啊!”
-  爱德华说着,大笑起来。他回头看着我,笑着对菲利普说道,“把他嘴里的臭内裤拿出来吧,看看他想说些什么。”-
  菲利普闻言把我嘴里的内裤拽了出来。-
  我注意到,艾比也在悄悄看着我。我张了张嘴,但马上意识到,现在我说什么都不起作用,而且,我能说什么呢?也许我能吓唬艾比一下,让她努力反抗爱德华对她的侮辱,但我不想这样做,因为也许艾比的反抗会给她招来更严重的伤害。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当着这两个狗兄弟的面再次流下眼泪。
-  “艾比,”-
  爱德华回头对我妻子说道,“我要把你变成一个完美、成熟的女人,这可是你那娘娘腔的小老公永远都做不到的事情。你刚才也看见了,你应该知道你老公喜欢什么。他不喜欢肏女人,只喜欢撅起屁股让别人肏。而且,他那个小鸡鸡,怎么可能像我插得那么深,怎么可能带给女人消魂的享受呢?”-
  我妻子听他这么说,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那会不会很疼啊?”-
  她声音颤抖地问道。
-  “只有一点点啦。”-
  爱德华说道,“只要慢慢插进去,你一会儿就会觉得适应了。我向你保证,你一定会非常喜欢的,好吗?”-
  说完,爱德华并没有急于向前挺进,而是耐心地等待着艾比的回答。-
  但是,艾比沉默着。-
  “怎么?准备好了吗?准备好让我夺取你的处女贞操了吗?准备好开始你人生中第一次性交了吗?”
-  说着,他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充满了邪恶,继续说道,“现在,就当着我的小兄弟你的小丈夫的面,让我夺取你的贞操,你准备好了吗?”-
  “嗯,……不,还没有……”
-  她说道,“我想,……我想让安迪,让我丈夫……啊啊啊啊!”
-  艾比突然尖叫起来,她娇嫩的处女膜被爱德华粗大的鸡巴无情地捅破了。艾比的头使劲向后仰着,双腿分开到最大极限,她的乳房因身体的上挺而显得非常突出,“哦哦哦哦哦……不不不啊啊!……”-
  在艾比痛苦的尖叫声中,爱德华的大鸡巴已经插进去一多半了。
-  看着自己新婚妻子的处女阴道被别的男人占领,我再次忍不住流下泪来,呆坐在地板上心疼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  “怎么样啊?是不是很刺激?”
-  菲利普在我耳边说道,他坚硬的阴茎再次顶到了我酸痛的屁股上,“看得我又硬了,哈哈。”-
  菲利普笑着说道,根本不顾我的反抗,抬起我一条腿,将他粗大、坚硬的阴茎斜着再次插进了我的肛门。
-  在床那边,艾比突然尖叫一声,支撑着身体的手肘猛地一松,整个身体一下躺在床上,任凭爱德华把巨大的阴茎尽根插进了她的身体里。-
  “哦,太舒服了,”
-  爱德华呻吟着,“下来我们就可以得到更多的乐趣了,我的宝贝。”
-  说着,他抓着我妻子的脚踝,把她的两腿抬高,使劲把鸡巴朝她的身体深处插进去。-
  “啊啊啊啊啊!……”
-  艾比大声呻吟着,身体随着爱德华的进出晃动着。在她混合着痛苦和快乐的呻吟声中,菲利普也开始在我的肛门里平稳地抽动着。我们夫妻俩就这样被我两个狗兄弟同时奸淫着。
-  “啊,上帝啊,我……拜托,……啊,你戳到我子宫了,疼啊!……”-
  艾比痛苦地哀叫着。
-  依我过去受虐的经验,艾比的哀叫会更加刺激爱德华的性欲。只见他微笑着更加凶猛地朝我妻子的身体里猛插,每一次都会把他粗长的阴茎全部插进她的阴道里,他还把她的双脚扛在肩膀上,让我妻子的阴道形成直上直下的角度,方便他更深入地奸淫她。-
  我真的非常心疼,刚刚被捅破处女膜的艾比怎么能经得住他这样强力地奸淫呢?他的每一下抽插都弄的艾比大声尖叫一声,她的身体也随之颤抖一下。我猜想爱德华的大龟头可以已经顶开了我妻子的子宫口,说不定他的鸡巴已经插进了她那肥沃的、等待播种的子宫里。
-  也许是受到了他哥哥的刺激,菲利普很快就我的直肠里再次射了精。谢天谢地,幸亏他没有碰我的阴茎,不然我也要忍不住射精了。
-  当我兄弟爱德华把他肮脏的精液灌进我新婚妻子的圣洁阴道时,我能清楚地看到,艾比也在享受着一波又一波的性欲高潮。
-  射精后,爱德华心满意足地从我妻子艾比的身体里退出来,用鄙夷的眼神看了看我,对菲利普说道:“你肏完他了吗,菲利普?肏完了就让他去给艾比清理一下吧,怎么样?”-
  说完,不等他兄弟回答,就径直走进卫生间,哗哗地撒了泡尿。
-  “来吧,现在你去把你老婆清理干净。”
-  菲利普说着,从我肛门里抽出了阴茎,一把把我从地板上拉了起来。然后他让我双膝跪地爬到床边,把我的头按在了我妻子的两腿之间。艾比一动不动地叉着腿躺在床上,我知道她高潮以后一定很疲倦,大概已经睡着了吧。
-  “看看,她的屄脏得一塌糊涂。”
-  菲利普指着我妻子刚刚被爱德华肆意蹂躏的阴户对我说道。-
  我心疼地看着我新婚妻子原本非常纯洁、娇嫩的阴户,现在已经是面目全非了。她本来滑顺的阴毛上粘满着精液和汗水,乱七八糟地纠缠在一起,粉红色的的阴唇红肿外翻,露出里面鲜嫩的红肉,在她被撑开的阴道口里外到处都是浊白的泡沫样液体,中间还残留着点点血迹的红色,那肯定是捅破处女膜时留下的痕迹。
-  “看看,我的天啊,她那美丽的小菊花上也粘满了精液,我看你还是从她的肛门舔起吧。”
-  菲利普抓着我妻子的脚踝拉起她的右腿,使她的肛门完全暴露出来。我按照菲利普的旨意从妻子抬起的腿下钻过去,脸贴在了她覆盖着精液和淫水混合物的肛门上。-
  闻着从她肮脏的阴户上散发出来的腥骚气味,我的心里充满了悲愤。在新婚之夜这样令人激动的美好时刻,我没能像别的新郎那样尽情享受妻子的温柔,没能品尝妻子甜美、娇嫩的处子之身,却要忍受被鸡奸的痛苦和趴在妻子阴户上舔吃别的男人射进去的精液的耻辱,我真不明白上帝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他把世界上最美丽、最温柔的女人送给我作妻子,又不让我享受到她纯洁的肉体和似水的柔情,还给我带来这么痛苦的羞辱和耻辱,这到底是为什么?
-  我伸出舌头,在艾比粘满秽物的小肛门上轻轻舔了一下,感觉有些奇怪,那味道似乎混合着她身体和她常用的香水的味道。我想,覆盖着她肛门的液体应该大部分是她的体液和一点血液(破处时流的血)其中大概只有很少一点爱德华的精液,因为那味道和我以前吞吃爱德华精液时的味道完全不一样,是一种全新的味道。我猜想这一定是艾比高潮时流出的液体,虽然不能用性交的方式品尝到妻子的肉体,但能够在第一时间舔吃到妻子高潮时流出的液体,这也算是一种补偿了吧?这样的想法让我不由得兴奋起来了。
-  将妻子的肛门舔吃干净后,我向上舔到她的阴唇上,这时我听到艾比呻吟了一声,屁股挪了一下。我看到她的阴道口一张一合,又挤出了一些污浊的液体。
-  我赶紧张开嘴巴接住那些从她阴道里流出的秽物,含在嘴巴里咋吧了一下味道,一使劲咽了下去,感觉应该大部分是爱德华的精液。
-  “掰开她的阴唇,把你的舌头伸到阴道里,把里面也舔干净。”-
  菲利普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这显然不是建议,而是命令,我只能服从。我用拇指和食指小心翼翼地分开我妻子的红肿的阴唇,将舌尖伸到里面粘着精液的娇嫩红肉上面仔细地舔着,把里面流出来的精液一点点舔进嘴里,咽到肚里。菲利普似乎还想更进一步的羞辱我,他使劲把我的头朝我妻子的阴户上按,说道:“使劲舔进去,把你的头都塞进去!”-
  在我的舔弄下,艾比好象又达到了一次高潮,她呻吟着抬高身体,似乎也希望我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去,我相信这是她本能的反应。在她身体的剧烈颤抖中,又一大滩白色的液体从她的阴道深处流了出来,我赶快张嘴伸舌接住,吃进嘴里,一股浓重的腥骚味道冲击着我的大脑,我明白那是爱德华精液的味道。
-  虽然是被迫的,但是,说实话,我还是很喜欢舔弄我妻子娇嫩的阴户和肛门的,很喜欢这样接触我妻子的身体和最隐秘的部位,而且,爱德华精液的腥臭味道也会让我不由自主地兴奋,阴茎会变得异常坚硬。也许是由于精液是从我妻子的阴道里流出来的,混合了她身体的气味和淫水的成分,所以我特别喜欢吃。特别是看到她在我的舔吃下越来越兴奋,我心里非常高兴。
-  突然,艾比达到了一次非常强烈的性高潮,她大声尖叫着使劲扭动着身体,似乎想躲开我舌头和嘴唇对她的刺激。我赶紧伸手紧紧抱住她的大腿,嘴巴紧贴在她的阴户上,将她在性高潮中喷出的混合着精液的淫水全部吞进肚里。艾比持续尖叫、颤抖着,我感觉她的性高潮一波连着一波。-
  最后,她阴道里的液体似乎完全流干净,她的身体也疲惫到了极限,两条腿大张着,似乎连合到一起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微微抬起头,从她的阴户朝上看过去,艾比两臂平伸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只有乳房和腹部随着轻微的呼吸慢慢起伏着。在我的眼前,她的阴毛乱糟糟地堆在阴阜上,她的阴道口张开了一个大约半英寸直径的大洞,鲜红的阴道内壁看得一清二楚,她的阴唇又红又肿,像两片盛开的花瓣一样向外翻着。
-  在我身后,爱德华大声笑了起来,跟着菲利普也笑了起来。
-  “真不错啊,看你把你老婆的小骚屄舔得还真是干净啊,是吧?”
-  爱德华大笑着说道,“味道不错吧?你的嘴巴挺厉害啊,既能吸吮鸡巴,也能把你老婆舔到高潮啊!哈哈……”
-  “嗯,你知道吗?”-
  菲利普接着说道,“这样美妙的时刻还多着呢,在接下来的两周里,我们有的是机会享受这样的快乐。”-
  “不,不!不要,……请你们离……”
-  “请我们离开吗?你别开玩笑了!你没有任何机会的,我的小兄弟。我们不会浪费这么好的机会的。”-
  无可奈何,我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  *****    ****    ****    *****-
  那天晚上,我漂亮的新婚妻子学会了如何为爱德华吸吮阴茎,似乎她还很享受为他口交的过程。她还学会了如何把菲利普那比爱德华的稍细一些的阴茎纳入她的从未被侵犯过的娇嫩肛门,但是,在那天晚上的大部分时间里,她更多的是任凭两兄弟用任何他们想得到的方式奸淫她刚刚被开发的处女阴道。在我们两周的蜜月假期中,他们兄弟俩把新婚妻子当作免费的妓女一样肆意奸淫着。-
  每天,我新婚妻子按照他们的指令脱光衣服,像狗一样撅起丰满、白皙的屁股趴在椅背上、地板上、桌子上,或者手撑着墙,让他们从后面把粗大的鸡巴插进她的小嫩穴肆意抽插。他们还把她带到浴缸里、淋浴头下、阳台上、走廊里,甚至外面的小树林里轮流奸淫。有一天他们会让她整天一丝不挂待在屋里,另一天他们又会让她穿上各种性感的衣服与他们一起逛街。
-  刚开始的那两天,爱德华和菲利普轮流去度假中心去采购一些我们几个人需要的物品和食物,当然花的是我的钱。后来,他们开始要服务员提供送餐到房间的服务,并让我的新婚妻子给服务员口交作为付给他们的小费。然后,他们又想出新花样,带着我妻子和我去餐厅吃饭,并让她在那种公共场合里手淫。-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爱德华和菲利普一直无休止地奸淫艾比,或者让她不停地为他们口交,直到艾比已经习惯并喜欢上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接受菲利普的鸡奸,还有就是在他们奸淫完我妻子后用舌头为她清理阴户。
-  每次出门的时候,艾比都要穿上空心装,也就是只穿着外套而不穿内裤和乳罩,这已经成了她出门的标准装束。在我看来,我妻子穿着短裙或者短裤加上领口开得很低的套衫还真是又性感有漂亮,特别是她赤裸的小脚,在阳光显得那么白皙、性感,她涂着鲜红指甲油的小巧脚趾不知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目光呢。
-  当我两周蜜月假期结束的时候,我的两兄弟强迫我和妻子分别坐在他们各自驾驶的汽车里。临出发前,菲利普还要我把裤子脱到脚踝处,他在汽车后座上又鸡奸了我一次。而爱德华则让艾比在他的车里脱光了衣服,说要在一路上向过往的卡车司机们欣赏一下她的裸体。-
  回到家后,爱德华和菲利普仍然利用一切机会轮奸我的新婚妻子。我们四个人都有工作,但我现在已经不像结婚前那样对工作充满热情,每天仅仅是按时上班而已。但无休止的轮奸似乎增加了艾比的工作热情和动力,她在公司里表现非常出色,晋升得也很快。-
  很多时候,那两兄弟根本不打招呼,突然会闯进我家拉着我妻子就肏,甚至会搂着我妻子过夜。由于现在我那两个兄弟和我妻子都不允许我和妻子做爱,我甚至开始喜欢菲利普偶尔鸡奸我时的那种快感了。时间不长,我妻子就发现自己怀孕了,他们三人都不能肯定那孩子到底是谁的,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那孩子绝对不是我的。
-  有一天,艾比告诉我说,她公司的老板将她提升到公司的全国总部去公司,我听了非常高兴,因为总部离我们这里很远,我觉得我们终于有机会摆脱我那两个可恶的兄弟了。最后,在经过四个月非常混乱的新婚生活后,我们夫妻终于可以单独待在一起了。
-  本来,我以为那两个可恶的兄弟还会想办法来骚扰我们,但是,爱德华后来又勾搭上另一个女人,他们住在一起,根本顾不上我们了。而菲利普和他几个朋友挟持、轮奸了一名妇女,被判刑关进了监狱。当我们离开的时候,爱德华来到我家对我说,他早就厌倦了艾比,“她的屄实在太松了。”
-  他厌恶地说道。
-  *****    ****    ****    *****
-  不过,即使没有那两个可恶兄弟的指使和胁迫,艾比仍然会拒绝和我同房,只是偶尔开恩让我舔吃她那被别的男人灌满精液的骚屄。虽然感觉有些屈辱,但仍然会津津有味地舔吃着她的阴户,把那些从她阴道里流出来的肮脏精液一滴也不浪费地吃进我的肚子里。
-  到她怀孕六个月的时候,肚子已经隆起显怀了,她的身体和意识已经完全被我那两个狗兄弟所征服,不再需要他们的教唆与胁迫了,她会自觉地、毫无廉耻地利用她的身体来获得利益。
-  一个周五的晚上,她把自己的老板带回了家,要用自己的身体慰劳着他,因为是他坚持要董事会把她提拔到公司总部工作的。那家伙刚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搂住我妻子,把手伸进她的短裙里搓揉着她赤裸的屁股。突然,他看到了我,表情立刻慌张起来,他根本没想到我会在家。像所有被丈夫抓住偷情的奸夫淫妇一样,他似乎想马上逃走。但艾比马上拉住了他,大笑着对他说道:“别走啊,呵呵,你完全不必紧张,我丈夫不会说什么的,来啊。”
-  说着,为了证明她所说的话,艾比当着我和他的面脱光了衣服,只穿着黑色丝袜和高跟鞋,拉着她老板的手朝我们的卧室走去。
-  大约两个小时以后,那男人从卧室走出来,仍然有些紧张地对我说道:“艾比让你进去呢,好象要你去清理被我弄脏的阴户。”-
  “好的,你慢走。”-
  我很礼貌地送走客人,然后乖乖地去卧室舔吃妻子粘满她老板精液的阴道。
-  *****    ****    ****    *****-
  现在,我们夫妻已经有了三个孩子,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但都不是我的。也就是说,虽然那几个孩子都是我妻子生的,但都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尽管我和几个孩子没有作过亲子鉴定,但我心里完全清楚,因为每次我和妻子做爱的时候,只能把精液射进她的肛门里。我妻子对我说,只有在我和她肛交的时候,才能感觉到我细小阴茎的存在。-
  无所谓了,真的,无论如何我都不在乎了。有时候她还会把公司CEO的助理奥斯卡带回家来鸡奸我,那家伙非常喜欢肏我的屁眼儿。